红泥小炉

原曲像是深夜吧台苦涩厚醇旁的恸哭绝望,而这首吉他却像是明媚午后咖啡店里少年随意拨弄起的轻柔美好的。

晚安,并不怎么美好的世界。

西安交通大学老校区
       它老旧的建筑和工厂车间一样的实验室令我想起童年的故乡。从现代的“四大发明”广场穿过,好像又回到了过去,又听见伙伴们的叫喊。
       树木种类繁多,毫不乏味。大门两侧的“樱花四道”、婀娜的柳树、令人惊叹的爬山虎使校园充满绿意。尽管相距仅仅半小时的车程,这里的法国梧桐却不同于西工大的整齐如一。这个树种另辟蹊径、成长发芽,可以说是“俯仰生姿”了。
       令校园充满生机的是学子们的努力奋斗。走在路边,我看到一个女孩用英语与外国友人交谈,略显紧张;几个学生捧着刚刚打印出的资料激烈讨论。
       走在这里,时光的恍惚、青春的昂扬令我感慨。
       我开始期待即将到来的高中生活。

西北工业大学老校区
       有着现代化的建筑和漂亮整齐的法国梧桐树。两行树木好似粘贴复制一样,规整如一。